NNPPCCC

一张不开心的旧图

好久没上lof了,发篇之前写的奇怪的东西。


本想写一条很早的世界线的故事,中途又想把现实中一位友人两个人格的故事写下来,如此混乱如此交杂,深夜喝了功能饮料睡不着的我干脆将他们揉成一团不伦不类,那么故事开始了。

无意翻到手机里存的几年前的两篇文章,对一篇喜欢得不得了,然而我连名字都说不出,现在内容也忘得干干净净。反而厌恶的那一篇记得牢固,如扎了根的荆棘不断在脑海泛滥。故事大致讲一位少女的众多人格居住在一幢高楼里互相厮杀推下楼的故事。极其闷且无聊的一个故事,我却将它进行了下去。

“精神病真好,路上困了就睡一觉,等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到家门口了,”友人如此对我说道。我仿佛看见他的人格们争先恐后...

吞云吐雾

懒惰

# 七宗罪 ## 写得并不好 ## 只是受美女之托写的我好色我自豪 #

我可谓懒惰为最平凡的罪恶,然而隐匿,于是溶解在无色无味名为“人”的水里。

阿铭放下手中的锯子,在四处飞舞的木屑中将手背上细小的毛绒颗粒揉进眼睛里。松松茸茸的木屑落了一头,把头发染成浅褐色,翘起分叉的角。来自锯子发热的金属气味与木的气味混合在一起,一缕一缕嵌进发里。她突然握紧锯子疯狂拉锯,然后随手丢弃一旁,,触摸着木头,皱着嗅着空气。
指尖顺着斑驳纹路的痕迹游走跳跃,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拿出一本毛边纸本子写下一句话,碳笔写下一串烧灼的废墟。
“空气烧焦的灵魂。”
她满意地摸了摸纸的边缘,把细碎的木屑夹进了本子里。
我第一次来到她的工作室,...

长角的妖怪!

快被上光油熏死了

© NNPPCCC | Powered by LOFTER